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杨某、杨公平等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1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云南省泸西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云2527民初997号
原告:杨某,男,1970年3月23日生,汉族,农民,小学文化,住泸西县。
原告:杨公平,男,1939年5月5日生,汉族,农民,住泸西县。系杨某之父。
原告:谢宝仙,女,1944年7月7日生,汉族,农民,住泸西县。系杨某之母。
原告:杨某1,男,2000年10月19日生,汉族,农民,中专文化,住泸西县。系杨某之子。
法定代理人:杨某,男,1970年3月23日生,汉族,农民,小学文化,住泸西县。
四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正明,云南鹏贤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住所地:云南省曲靖市南片区文笔路南侧锦湘南郡P-33号。
负责人:吴学彬,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辉,系该公司红河中心支公司员工。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告:王贵林,男,1979年9月2日生,汉族,农民,初中文化,住师宗县。
被告:曲靖市麒麟区鑫运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曲靖市环东路(小坡)。
法定代表人:耿慧成,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丽芬,系该公司员工。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原告杨某、杨公平、谢宝仙、杨某1与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王贵林、曲靖市麒麟区鑫运物流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6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正明、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辉、王贵林、曲靖市麒麟区鑫运物流有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丽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四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依法判令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按全部责任赔偿原告因此次交通事故受伤的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31700.23元,不足部分由被告曲靖市麒麟区鑫运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王贵林承担;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7年10月16日,被告王贵林驾驶云D×××××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云D×××××重型仓栅式半挂车沿石泸公路自泸西县方向驶往石林县方向,当日20时许,行至石泸公路K93+530M处时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导致所驾车辆侧滑驶入左侧车道,与对向由杨压云驾驶的云G×××××号小型普通客车(载杨某、杨建刚、喻学明、赵兴春、李春梅共6人),造成杨某、杨建刚、喻学明、赵兴春、李春梅受伤,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的伤人道路交通事故。经泸西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泸公交认字【2017】第20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王贵林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杨压云不负此事故责任,乘车人杨某、杨建刚、喻学明、赵兴春、李春梅不负此事故责任。同时,被告王贵林驾驶的云D×××××号东风牌重型半挂牵引车交强险、商业险均投保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云D×××××车商业险投保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事故发生时,云D×××××号东风牌重型半挂牵引车交强险、商业险以及云D×××××车商业险均在保险期限内。事故发生后,原告杨某随即被送往泸西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88天后出院,被告王贵林仅垫付了原告杨某住院期间医药费。经云南乾盛司法鉴定中心乾盛司鉴字临床【2018】第10559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出具的鉴定意见,杨某胸椎损伤伤残等级鉴定为九级,杨某肋骨损伤伤残等级鉴定为十级,杨某后期医疗费用评估为人民币16000元。综上所述,原告认为,因被告王贵林驾驶车辆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造成原告杨某受伤,原告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应当由被告按责任比例承担,同时,此次交通事故导致作为一个家庭顶梁柱的原告杨某受伤并丧失劳动能力。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原告特根据法律规定诉至人民法院,恳请贵院依法判决,支持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赔偿费用清单:1.误工费:160.7元/天×174天=27961.8元;2.护理费:160.7元/天×88天=14141.6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天×88天=8800元;4.营养费:30元/天×88天=2640元;5.残疾赔偿金:9862元/年×20年×22%=43392.8元;6.后期治疗费:16000元;7.鉴定费:1800元;8.被抚养人生活费:杨公平:8027元/年×22%×5年÷5人=1765.94元;谢宝仙:8027元/年×22%×7年÷5人=2472.32元;杨某1:8027元/年×22%×1年÷2人=882.97元;9.交通费:1200元;10.精神损害赔偿金:1万元。以上费用合计人民币131700.23元。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辩称,一、对原告主张的事故发生的时间、被告王贵林驾驶的车辆在我公司投保的情况等事实与理由没有异议;二、我公司已经为原告垫付了1万元的医疗费;对原告合理合法的费用根据法律规定我公司愿意赔偿;三、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应根据伤者的实际情况来支持,原告方提出的标准过高,我公司认可的是按每天80元计算,对计算的天数没有意见;对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职业和收入情况,我公司按照每天80元计算实际住院天数88天;对住院伙食费没有意见;对营养费,因医嘱上没有注明加强营养,所以不予认可;对残疾赔偿金、后期治疗费均没有意见;鉴定费属于间接损失,我公司不承担;对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证据材料没有证据证明双方之间有扶养关系,所以不认可;交通费应以票据为主,但是原告没有证据,所以不认可;对精神损害赔偿金和诉讼费不认可,因为我公司不是侵权人。
被告王贵林辩称,对原告陈述的交通事故的发生时间、地点、我驾驶车辆的投保情况等事实没有意见。我的车辆已经在保险公司投了保险,所以杨某的损失由保险公司赔偿,保险公司要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对原告主张的鉴定费,我愿意承担;诉讼费我不承担,因为之前我想跟原告联系私下处理,但是一直联系不上,没能达成协议才来到法庭,所以由原告自行承担诉讼费;交通费要以票据为主;我虽然是侵权人,但是交通事故不是故意侵权,原告主张的1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金过高,由法庭酌情处理。其他的意见同保险公司的意见。
被告曲靖市麒麟区鑫运物流有限公司辩称,一、根据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我公司对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并无过错,不是赔偿义务主体。本案肇事车云D×××××号重型半挂牵引车性能状况良好,车辆办理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对第三人的赔偿额度达100万元以上,驾驶员证照齐全,人员、车辆年检合格。作为肇事车辆的挂靠单位,我公司尽到了管理监督的责任,并无过错。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过错责任原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二、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即使车主王贵林承担全责,也轮不到我公司为王贵林承担连带责任。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鉴于本案车辆办理了全额保险,保险额达100万元以上,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的赔偿顺序,应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本案原告起诉的赔偿金额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赔偿后,应该已能全部赔偿,轮不到车辆实际所有人王贵林赔偿,故我公司不应对云D×××××车辆肇事责任人王贵林承担连带责任。三、我公司对挂靠车辆没有运行支配权,不享有运营利益,根据民法权利义务对等原则,不享有权益就不承担相应责任。综上:我公司对事故发生没有过错,不是事故责任主体;车辆实际所有人的保险额度也足以赔偿原告的损失;且我公司对挂靠车辆无控制支配权,没有收取运营利益,不应对本次交通事故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法庭驳回原告对我公司的全部诉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7年10月16日,被告王贵林驾驶云D×××××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云D×××××重型仓栅式半挂车沿石泸公路自泸西县方向驶往石林县方向。当日20时许,行至石泸公路K93+530M处时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导致所驾车辆侧滑驶入左侧车道,与对向由杨压云驾驶的云G×××××号小型普通客车(载杨某、杨建刚、喻学明、赵兴春、李春梅共6人)相撞,造成杨某、杨建刚、喻学明、赵兴春、李春梅受伤,两车不同程度受损的伤人道路交通事故。经泸西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泸公交认字【2017】第20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此次事故中,被告王贵林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时未按操作规范安全、文明驾驶,在与对向车辆会车时所驾驶的车辆侧滑驶入左侧车道,其违法过错行为是造成此次事故的根本原因,杨压云驾驶机动车无违法过错行为。认定被告王贵林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杨压云不负此事故责任,杨某、杨建刚、喻学明、赵兴春、李春梅系乘车人,不负此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杨某被送往泸西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88天,共产生医疗费115510.04元。2018年4月8日,云南乾盛司法鉴定中心做出鉴定:1.原告杨某胸椎损伤伤残等级为九级,杨某肋骨损伤伤残等级为十级;2.后期医疗费用评估为16000元。在原告杨某住院期间,被告王贵林垫付给原告杨某医疗费105510.04元、生活费1900元,共计107410.04元。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垫付给原告杨某医疗费1万元。此次事故中除杨某以外受伤的杨建刚、喻学明、赵兴春、李春梅四人的经济损失已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理赔。
另查明,被告王贵林驾驶的云D×××××号东风牌重型半挂牵引车交强险、100万元商业险投保于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云D×××××车商业险投保于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事故发生时,云D×××××号东风牌重型半挂牵引车交强险、商业险以及云D×××××车商业险均在保险期限内。该车挂靠被告曲靖市麒麟区鑫运物流有限公司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
再查明,原告杨某为农业户口,其与妻子陈其芬共生育两个子女,长女杨韬现已成年,长子杨某1现年17周岁。杨某的父亲杨公平、母亲谢宝仙共生育五个子女,长子杨建华、次子杨建和、三子杨某、长女杨和英、四子杨建刚。
本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人身造成损害的,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王贵林违反交通安全法,造成事故的发生,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应对四原告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合理经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因被告王贵林驾驶的云D×××××号东风牌重型半挂牵引车交强险、100万元商业三者险均投保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云D×××××车商业险投保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应在交强险、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杨某因此次交通事故受伤的经济损失,不足部分由被告王贵林承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被告王贵林驾驶的云D×××××号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云D×××××重型仓栅式半挂车挂靠被告曲靖市麒麟区鑫运物流有限公司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被告曲靖市鑫运物流有限公司既是肇事车辆的挂靠单位又是间接接受劳务一方,应对被告王贵林造成原告杨某的经济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关于四原告的损失,本院作如下认定:1.医疗费:杨某受伤后住院治疗共产生医疗费115510.04元(住院费115216.64元+门诊费293.4元),有泸西县人民医院的正规发票为据,本院予以认可;2.残疾赔偿金:杨某为农业户口,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计算。杨某的伤残等级为一个九级、一个十级,原告主张残疾赔偿金43392.8元(9862元/年×20年×22%),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3.误工费:原告主张按照每天160.7元标准计算,误工期天数为受伤之日至定残前一日即174天,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认定为27961.8(160.7元/天×174天);4.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按照每天100元标准计算,计算天数为住院天数88天,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认定为8800元(100元/天×88天);5.营养费:原告主张按照每天30元标准计算,杨某在住院期间确需加强营养,本院予以支持,认定为2640元(30元/天×88天);6.后期治疗费:原告主张16000元,有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本院予以支持;7.护理费:原告主张按照每天160.7元标准计算,计算天数为住院天数88天,有泸西县人民医院出具的陪护证明,本院予以支持,认定为14141.6元(160.7元/天×88天×1人);8.鉴定费:原告主张鉴定费1800元,本院认为,伤残等级、后期医疗费评估两项鉴定费,有鉴定机构的正规发票,系确定原告实际损失所必然产生的费用,本院予以支持;9.交通费:原告虽未提供正式票据,但其住院治疗及到昆明鉴定必然产生交通费,本院酌情支持300元;10.被扶养人杨公平、谢宝仙、杨某1的生活费:杨某的被扶养人为该三人,原告主张的该三人生活费的年赔偿总额累计未超过2017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本院予以支持,认定为:5121.23元{1765.94元(8027元/年×22%×5年÷5人)+2472.32元(8027元/年×22%×7年÷5人)+882.97元(8027元/年×22%×1年÷2人)};11.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原告杨某因此次交通事故受害,构成九级伤残和十级伤残,其精神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原告主张的1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予以支持。综上,四原告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合计为245667.47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应先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赔偿四原告医疗费115510.0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800元、营养费2640元、后期治疗费16000元等共计142950.04元中的1万元,余132950.04元;在交强险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四原告残疾赔偿金43392.8元、误工费27961.8元、护理费14141.6元、被抚养人生活费5121.23元、交通费3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等共计100917.43元;不足部分134750.04元(132950.04元+鉴定费1800元)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商业险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四原告。因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已垫付原告杨某医疗费1万元,应予以扣减。被告王贵林已垫付原告杨某医疗费、生活费等共计107410.04元,原告杨某在收到赔偿款后应当返还被告王贵林。因四原告的各项损失已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全部赔偿,被告曲靖市麒麟区鑫运物流有限公司不再对四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曲靖中心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在交强险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杨某残疾赔偿金、误工费、护理费、被扶养人杨公平、谢宝仙、杨某1生活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100917.43元;在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赔偿杨某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后期治疗费、鉴定费共计134750.04元;
二、杨某在收到上述赔偿款时返还王贵林垫付款107410.04元;
三、曲靖市麒麟区鑫运物流有限公司不再对杨某、杨公平、谢宝仙、杨某1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驳回杨某、杨公平、谢宝仙、杨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660元,减半收取1330元,由被告王贵林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王 博

二〇一八年七月五日
书记员 王龙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