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张伟航与张桂枝、李仁姣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0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海南省儋州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琼9003民初2186号
原告:张伟航,男,1972年10月21日出生,汉族,广东省普宁市燎原镇燎原居委会宿舍154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茂明,海南昌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桂枝,男,1969年7月5日出生,汉族,海南省儋州市人,现住海南省儋州市。
被告:李仁姣,女,1971年10月8日出生,汉族,海南省儋州市人,现住海南省儋州市。
被告: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儋州市那大中心大道经纬路五街48朝南。
法定代表人:张桂枝,公司经理。
以上三被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苏天良,海南嘉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伟航诉被告张桂枝、李仁姣及儋州市盛源贸易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6月2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茂明,被告张桂枝、李仁姣及儋州市盛源贸易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苏天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张桂枝、李仁姣向原告返还借款本金人民币2280000元及支付利息891600元(利息按年利率24%,暂计算至2016年6月3日,利息应当计算至被告张桂枝、李仁姣实际支付完借款本金之日止);2.判令被告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对被告张桂枝、李仁姣的上述债务向原告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本案的诉讼费用由三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4年6月,被告张桂枝因生意资金缺乏,向我提出借款要求,我和被告张桂枝协商后,同意其借款要求,我通过转账的方式向其出借人民币1950000元,在收到我的借款后,被告张桂枝于2014年6月4日向我出具一份借条,该借条写明:”现借到张伟航人民币壹佰玖拾伍万元整(1950000元)借款期限至2014年9月4日之前付清不计利息,若在此期限未能还清借款,于2014年9月4日起本借款按每月利息百分之四(4%)支付,直至本息还清为止。担保人连带还本付息的责任,担保期至还清本息款项为止。”同时被告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在该借条上盖章确认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该笔借款到期之后,被告没有按约定的时间偿还我借款本金及支付利息。之后,被告张桂枝又向我提出借款的要求,其宣称再借一点钱给他的生意周转,很快就可以将之前的借款及利息归还,我和被告张桂枝协商后,同意其借款要求,我以现金的方式向其出借人民币330000元,并约定被告张桂枝于2015年7月4日之前还清,不计利息。若在此期限未能还清借款,自2015年7月4日起借款按每月利息百分之四(4%)支付,直至本息还清为止。担保人承担连带还本付息的责任,担保期至还清本息款项为止。”同时被告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在该借条上盖章确认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两笔借款均到期之后,我多次找被告张桂枝要钱,但被告张桂枝均以没有钱为理由拒绝返还借款及支付利息。我与被告之间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被告张桂枝应当按照借条约定的时间返还借款及支付利息,被告张桂枝拖欠我的借款并拒绝返还的行为已经损害了我的合法权益,被告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作为担保人,根据法律的规定应当承担担保的责任,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被告张桂枝、李仁姣及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共同辩称,一、双方不存在228万元的借贷关系。事情的经过是:答辩人向原告张伟航、张伟航的侄子张天培、廖秋潮、萧镇奇这四人共同借款350万元。2012年7月9日,由张天培代表上述四人与答辩人签订《房产抵押借款合同》,张天培借款350万元给张桂枝,约定月利率1.9%。但实际上,双方口头约定月利率4%,按月利率4%付息,即每月付息14万,张天培只向答辩人张桂枝借款330万元,提前扣下20万先付息,并就该《房产抵押借款合同》向儋州市公证处申请出具(2012)儋证字第2637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此后,答辩人便给出借人付息,利息汇入原告张伟航的卡号。至今共转账付息给原告张伟航不少于200万元(目前能从银行调取到的付息金额89万元,仍有一大部分由于举证期限过短,仍未能从银行调取)。在付息过程中,由于答辩人资金周转发生困难,拖欠出借人利息。2014年6月4日,答辩人张桂枝与原告张伟航就月利率4%产生的利息进行结算,确认答辩人张桂枝仍拖欠张天培利息195万元。由于利息过高,难以得到法律保护,原告要求答辩人张桂枝出具195万元的《借条》,将出借人书写为张伟航。为将195万元利息做为本金,2014年6月4日14点15分,张伟航从其卡号转账195万元至答辩人张桂枝账上。同日14点18分,也就是隔3分钟,该笔款195万元便转回到张伟航账上。答辩人将钱转回原告账上后,共同合伙出借人廖秋潮给答辩人出具《收条》,并注明代张天培收款,收条上证明人为另一合伙人出借人萧镇奇。这便是答辩人书写195万元借条的经过。另一张33万元的《借条》也是由张天培的350万元借款产生的利息,只不过张天培直接要求答辩人张桂枝出具《借条》,由于张天培认为数额不是太巨大,没有采用来回转账的办法。二、答辩人已付给四合伙人出借人的350万元本金的利息和已确定利息。(一)至今共转账付息给张天培的利息不少于200万元(转入张伟航的账号,目前能从银行调取到的付息金额89万元,仍有一大部分由于举证期限过短,仍未能从银行调取,正在调取)。(二)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将其位于那大盛源时代广场2号商铺2栋2层12号房面积164.08平方米的商铺以出卖的方式作价804200元付息给四个出借人,(该买受人签字人是萧镇奇,即在195万元借条上签字的证明人)。(三)经张天培的申请,儋州市公证处已就公证的《房产抵押借款合同》签发(2016)儋州证字第879号《执行证书》,《执行证书》确认答辩人张桂枝欠本金350万元,利息119.25万元。因此,答辩人已付给四个合伙出借人的利息及《执行证书》确认的利息不低于:200万+80.42万+119.25万=399.67万元。如果再加上利转息的195万元+33万元=228万元,则达到627万元,基本是按月利率4%计算的。综上,(一)本案的228万元并不是真实的借贷关系,该228万元系350万元本金产生的利息,原告请求判决给付其228万元本金及利息应予以驳回;(二)《执行证书》已确认订立的《房产抵押借款合同》本金为350万元,欠350万元本金产生的利息119.25万元。张天培已申请儋州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该《执行证书》确认的债权。可见,因《房产抵押借款合同》产生的债权债务只限于350万元本金及119.25万元利息。现以张伟航的名义起诉要求再支付228万元本金于法无据,应予以驳回。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4年6月4日,被告张桂枝向原告张伟航借款1950000元,并出具《借条》。该《借条》载明:”现借到张伟航人民币壹佰玖拾伍万元整(¥1950000元)借款期限至2014年9月4日之前付清不计利息,若在此期限内未能还清借款,于2014年9月4日起本借款按每月利息百分之四(4%)支付,直至本息还清为止。担保人连带还本付息的责任,担保期限至还清本息款项为止。借款人张桂枝,担保人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借条注明:张伟航承诺在2014年9月4日前不向借款人张桂枝追讨此借款项,双方若有违约,违约才承担责任)。同日,原告张伟航通过交通银行将1950000元汇入被告张桂枝账户。2015年4月4日又向原告借款330000元,并出具《借条》,该《借条》载明:”现借到张伟航人民币叁拾叁万元整(¥330000元)借款期限2015年7月4日之前付清,不计利息,若在此期限内未能还清借款,于2015年7月4日起本借款按月利息4%支付,直至本息还清为止,担保人连带还本付息的责任,担保期限至还清本息款项为止,借款人:张桂枝,担保人: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
另查明,被告张桂枝与李仁姣系夫妻关系,上述借款发生在两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诉讼中,被告张桂枝提交了其与张天培及儋州雄达鑫恒实业有限公司于2012年7月9日签订的《房产抵押借款合同》(合同约定甲方张天培向乙方张桂枝提供借款3500000元,由丙方儋州雄达鑫恒实业有限公司提供房产抵押担保)及2016年6月13日海南省儋州市公证处(2016)儋州证字第879号《执行证书》,2013年5月23日至2016年4月18日,被告李仁姣及其女孩张春莉通过其账户及海南涛鹏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账户,共18笔,汇入原告名下账户达890000元,系张天培3500000元借款的部分利息。
以上事实,有被告出具的《借条》贰份、交通银行儋州支行《转账回单》、《房产抵押借款合同》、(2016)儋州证字第879号《执行证书》等及庭审笔录佐证,上述证据,已经庭审质证,具有证明效力,本院依法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一、关于原告与被告是否存在借贷关系的问题:原告主张被告张桂枝二次共向其借款2280000元,有被告张桂枝二次向原告借款分别出具的《借条》及《银行转账回单》为凭,双方的意思表示真实,且该借款不违反法律的有关规定,合法的借贷关系应受法律保护。诉讼中,被告张桂枝对其分别于2014年6月4日和2015年4月4日出具的《借条》没有异议,但认为上述2280000元并不是借款,系其向张天培、张伟航、廖秋潮及萧镇奇等四人借款3500000元所产生的利息,对此,原告予以否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被告所提供的《房产抵押借款合同》、(2016)儋州证字第879号《执行证书》等证据不足以推翻原告所主张的事实,可见,被告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故本院依法不予采信。二、关于890000元利息汇款认定的问题:诉讼中,被告张桂枝主张有890000元的汇款是通过其老婆李仁姣及女孩张春莉等人的账户汇入原告账户890000元,是给付原告与张天培合伙出借的3500000元借款的部分利息,对此,原告认为,被告及其女孩通过其账户汇入的这890000元是代转支付张天培3500000元借款的部分利息,但该笔借款及利息均与其无关,现被告又未能提供相关证据印证,故被告张桂枝主张其通过李仁姣及女孩张春莉等人的账户汇入原告账户的890000元,是给付原告张伟航与张天培等四人合伙出借的3500000元借款的部分利息之主张,本院依法不予采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上述借款发生在被告张桂枝与李仁姣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本案债务按两被告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由两被告共同偿还。《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本案原、被告并没有约定担保人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的保证方式,故本案被告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应依法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之规定,本案原告现主张逾期利率按年利率24%计付,其诉讼请求合法,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九十条及第一百零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一款和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张桂枝、李仁姣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偿还原告张伟航的借款共2280000元及利息(利息按年利率24%计算)。其中,195000元的借款利息,自2014年9月5日起计至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330000元的借款利息,自2015年7月5日起计至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
二、被告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对上述债务负连带清偿责任。
被告张桂枝、李仁姣及儋州盛源贸易有限公司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2173元,由被告张桂枝、李仁姣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信平
审 判 员  林淑芳
人民陪审员  陈志忠
书 记 员  盘娴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