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徐霞、张亚珂等与李枢仁、姜有万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1-15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甘肃省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武中民终字第54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徐霞,女,生于1972年5月30日,汉族。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亚珂,女,生于1996年10月24日,汉族。(系原告徐霞之女)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有林,男,生于1945年3月19日,汉族,农民。
以上三上诉人委托代理人邱胜玉,武威沙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枢仁,男,生于1959年10月11日,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姜有万,男,生于1978年5月1日,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兴国,男,生于1976年2月24日,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马福元,男,生于1968年1月10日,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魏中广,男,生于1970年8月28日,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焦兴武,男,生于1968年7月24日,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彬,男,生于1970年11月4日,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贵德,男,生于1966年3月26日,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晶明,男,生于1978年7月10日,汉族。
以上九被上诉人委托代理人解永祥,民勤县三雷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徐霞、张亚珂、张有林因生命权纠纷一案,不服民勤县人民法院(2014)民民初字第23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徐霞、张亚珂、张有林委托代理人邱胜玉,被上诉人马福元,被上诉人李枢仁、姜有万、张兴国、马福元、魏中广、焦兴武、刘彬、杨贵德、王晶明委托代理人解永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张某(已死亡)出事前在杨永新的工程上领工。2013年10月13日晚8时许,张某在杨永新公司的办公室里与李枢仁、李宗杰、杨永红一起喝酒,4个人总共喝了不到两斤白酒,酒场子结束,李宗杰开车拉着张某从杨永新公司出来。后张某在接听到俞泽善的电话后,与李宗杰一同到水利工程处对面的“紫云轩”茶屋,此时在“紫云轩”茶屋中,俞泽善、姜有万、张兴国、马福元、魏中广、焦兴武、刘彬、杨贵德、王晶明、王军饭后一起喝酒,张某与李宗杰进去后,张某要求与在场的人碰酒,并与在场的人一起喝酒。后来,张某与王晶明一起离开“紫云轩”茶屋,王晶明在民勤县公安局调查时陈述两人挡了辆出租车,到新关廉租房门上,张某下去走了,他本人也就回家了。2013年10月14日,张某被发现已溺水死亡。另查明,原告徐霞系张某之妻。张某之父张有林,生于1945年3月19日,农民,共生有两子两女。张某之女张亚珂,生于1996年10月24日,户籍为城镇居民。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三原告当庭放弃法院追加其他共同侵权人作为共同被告,并当庭放弃了九被告以外其他人的赔偿责任。
原审认为,张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具有正常人应具备的保护自身安全的意识和能力,自身应当能够预见饮酒的危险性,但仍饮酒后外出,未及时回家,造成溺水死亡的后果,其本人具有重大过失,应对自己的损害后果负主要责任。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王军及九被告与张某共同饮酒,在张某饮酒之后,客观上形成相互保护的安全注意义务,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王军及九被告没有尽到提醒、劝阻、照顾义务,饮酒虽然不是导致张某死亡的直接原因,但饮酒与张某溺水死亡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作为共同饮酒人的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王军及九被告在饮酒时没有对张某进行必要的提醒和劝告,劝告张某少饮酒或者阻止已进入兴奋状态张某过量饮酒。在张某饮酒后也未尽到相应的注意安全的义务,因为喝酒能使人的神智不能像正常情况下清醒,动作也不能像正常情况下易于控制,这是正常人都知道的社会常识,共同饮酒的每个人都应当预见到喝酒就会有不安全性、有造成损害的可能,所以共同饮酒人之间应当互相照顾,阻止饮酒的人单独外出,或者将其送至安全地点或通知其家属。本案中,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王军及九被告未将饮酒后的张某送至安全地点或通知其家属,亦未确保张某在安全的情况下离开,其不作为的行为就是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就应当承担过失的责任。张某发生溺水死亡的后果,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王军及九被告应当承担连带的过失赔偿责任。另外,杨永新作为公司的经营者和管理者,本人虽未参与喝酒,但在张某饮酒后,杨永新对员工负有管理责任及注意安全的义务,张某发生溺水死亡的后果,杨永新应当与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王军及九被告共同承担连带的过失赔偿责任。故对原告要求赔偿合理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受害人家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误工费的诉讼请求依法应予以支持,赔偿责任的比例应以20%为宜。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符合有关规定,可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张某之女张亚珂,生于1996年10月24日,户籍为城镇居民,参照《2013年甘肃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中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即6423.55元(1年×12847.1元/年÷2=6423.55)元,张某之父张有林,生于1945年3月19日,农民,生有两子两女,参照《2013年甘肃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中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即11402.05元(11年×4146.2元/年÷4=11402.05元);原告主张的受害人家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误工费,鉴于死者家属因办理丧葬事宜客观造成一定的误工费用,可酌定为5000元;张某的死亡,使三原告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悲痛,其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可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和被告的过失责任酌定为6000元。另外,杨永新作为公司的经营者和管理者,在员工张某饮酒后,对员工负有管理责任及注意安全的义务,其责任明显大于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王军及九被告,故应由其承担赔偿份额的50%为宜,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王军及九被告共同承担赔偿份额的50%为宜。鉴于三原告已当庭放弃了九被告以外其他人的赔偿责任,故对九被告以外其他人的赔偿份额,应予以扣除。关于被告辩称没有与张某一起喝酒的辩解意见,俞泽善在民勤县公安局调查时陈述李宗杰、张某两个人进来后一共10个人一起喝酒,一起又喝了一个小时左右的酒。王晶明在民勤县公安局调查时陈述张某和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进来了,他们两个人也参加进来喝酒。两个人的陈述可以相互印证,达到了民事诉讼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且各被告均无相反证据证明其没有与张某喝酒,故该辩解意见不予采纳。关于被告辩称不承担责任的辩解意见,因与本案查明的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不符,故不予采纳。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三十一条,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五条、第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二款、第十条之规定,判决:一、因张某溺水死亡造成的损失:死亡赔偿金343138元,丧葬费19566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7825.6元,受害人家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误工费5000元,合计385529.6元,由被告李枢仁、姜有万、张兴国、马福元、魏中广、焦兴武、刘彬、杨贵德、王晶明赔偿原告徐霞、张亚珂、张有林26690.49元;二、被告李枢仁、姜有万、张兴国、马福元、魏中广、焦兴武、刘彬、杨贵德、王晶明赔偿原告徐霞、张亚珂、张有林精神损害抚慰金2076.93元;三、被告李枢仁、姜有万、张兴国、马福元、魏中广、焦兴武、刘彬、杨贵德、王晶明分别对其他被告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四、驳回三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102元,由三原告负担752元,被告李枢仁、姜有万、张兴国、马福元、魏中广、焦兴武、刘彬、杨贵德、王晶明负担1350元。
一审宣判后,原审原告徐霞、张亚珂、张有林以“被害人第一次饮酒不是第二次饮酒后死亡的前因,两次饮酒场合、地点、人物均发生了根本变化,第二次饮酒不是对第一次饮酒的持续,两者之间没有牵连性,原审错误认定让杨永新承担50%的赔偿责任,又让杨永新、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承担50%的赔偿责任,从而减轻九被上诉人的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属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要求九被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是基于他们酒后未尽到安全护送义务,杨永新、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向上诉人的补偿并非赔偿责任,而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帮助,原审认定他们承担赔偿责任,从九被上诉人的整体赔偿责任中予以扣除,属赔偿责任划分错误。请求二审改判由被上诉人在原判基础上再赔偿63000元”为由向本院提出上诉。被上诉人答辩称,责任方面,从公安机关调查笔录来看,九被上诉人没有与受害人一起饮酒,被上诉人李枢仁刚参与饮酒就醉酒了,其没有责任;赔偿方面,过错在第一次饮酒,所以第一次参与人承担了赔偿责任,作为第二次参与饮酒的人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判缺乏法律依据,9被上诉人虽未提出上诉,但并不同意原判。
二审当庭组织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查明认定的事实进行了核对,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
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九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的责任如何划分,赔偿数额如何认定。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交新证据。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以上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被害人张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具备保护自身安全的意识和能力,其对过量饮酒的危害性及后果应当予以预见并应采取防范措施,但其在同日先后连续两次饮酒,且在酒后不及时回家而外出,故其本人对其酒后溺水死亡的后果存在过错,应对自己的损害后果负主要责任。因被害人张某系同日连续饮酒后溺水死亡,杨永新作为被害人饮酒场地和白酒的提供者,九被上诉人及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作为与被害人共同饮酒者,对被害人张某饮酒时及饮酒后,均未尽到对被害人张某提醒、劝阻、照顾的安全注意义务,导致被害人张某在酒后溺水死亡,故被害人张某的死亡与以上人员具有因果关系,故九被上诉人及杨永新、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应当对被害人张某因饮酒后溺水死亡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双方对原审认定的因被害人张某死亡给上诉人造成的经济损失的项目和数额均无异议,且原审对此认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关于对九被上诉人赔偿责任的划分及赔偿数额的认定问题,经查,被害人张某因饮酒死亡造成损失的数额为385529.6元(精神抚慰金除外),扣除杨永新、杨永红、李宗杰、俞泽善已补偿给上诉人的120000元,剩余265529.6元,应由九被上诉人按赔偿责任共同赔偿。因上诉人诉求是要求九被上诉人赔偿其损失数额的20%,结合被害人和九被上诉人在本案中的责任,九被上诉人应当对上诉人的损失数额(精神抚慰金除外)承担20%的赔偿责任,原审对九被上诉人的赔偿责任划分不当,认定赔偿数额有误,本院予以纠正。另外,精神抚慰金是基于人身受到伤害所产生的精神痛苦而给予的精神抚慰,原审将精神抚慰金按比例判赔有误,本院亦予以纠正。综上,九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损失的数额应为59105.92元(265529.6元×20%+精神抚慰金60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及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民勤县人民法院(2014)民民初字第238号民事判决第三、四项;
二、撤销维持民勤县人民法院(2014)民民初字第238号民事判决第一、二项;
三、被上诉人李枢仁、姜有万、张兴国、马福元、魏中广、焦兴武、刘彬、杨贵德、王晶明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上诉人赔偿因被害人张忠德死亡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59105.92元。
如未按本判决规定的期限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102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375元,合计3477元,由上诉人徐霞、张亚珂、张有林承担1252元,被上诉人李枢仁、姜有万、张兴国、马福元、魏中广、焦兴武、刘彬、杨贵德、王晶明负担222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杨文龙
代理审判员  张鑫山
代理审判员  朱晓梅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韩 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