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宋某甲犯故意伤害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03-29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5)青刑一终字第326号
原公诉机关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宋某甲。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9月2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被逮捕,2015年6月21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钟伯先,山东睿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审理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的原审被告人宋某甲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于2014年5月28日作出(2015)崂刑初字第1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宋某甲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卢海波、宋炳武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宋某甲及其辩护人钟伯先到庭参加诉讼。审理期间,因补充侦查需要,检察机关提出延期审理建议,本院依法予以准许。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4年8月15日19时许,被告人宋某甲电话报警称其邻居曲某甲喂养的大型犬在其家附近大小便,民警接警后赶到现场进行调解。民警离开后,被告人宋某甲与曲某甲相互辱骂。期间,被告人宋某甲持一把铁锨打曲某甲时,将前来拉架的曲某甲的母亲杨某左手背部打伤。经法医鉴定,杨某外伤致左手第二掌骨基底部粉碎性骨折,构成轻伤二级。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案登记表、报案记录、抓获经过、发破案经过证实,案件发破经过及被告人宋某甲到案的经过。
2、证人宋某乙证实,2014年8月15日19时30分许,我听到胡同里有人吆喝,就出门往下走,看到宋某甲拿着铁锨往上走,曲某甲的母亲站在曲某甲面前,面冲着曲某甲,拦着曲某甲不让他下去,曲某甲手里没拿东西,这时宋某甲拿着铁锨冲曲某甲砍去,具体砍没砍到我没看见,我听到曲某甲母亲吆喝说“宋某甲你拿铁锨砍着人了”,我走到曲某甲母亲面前,看到她左手手腕外侧流血了,说是被宋某甲拿铁锨砍伤的。
3、证人孙某证实,2014年8月15日19时许,我听到院子外面有人吵吵,就来到外面胡同里,看到宋某甲的老婆和女儿、宋某甲的二嫂与曲某甲的老婆互相撕扯,曲某甲的母亲在拉着曲某甲,这时宋某甲拿着铁锨冲曲某甲走过去,曲某甲的母亲一直把曲某甲往家里推,后宋某甲拿铁锨冲曲某甲砍了,砍没砍上我没看清,我没看到曲某甲拿没拿工具,他们被人拉开后,我看到曲某甲母亲的左手出血了。
4、证人曲某甲证实,2014年8月15日晚,我因为宋某甲举报我家养狗的事,站在自家门口与宋某甲互相骂,后来我老婆和宋某甲老婆互相拽头发打起来了,我想上去打,被我妈和邻居拉住了,后宋某甲手里拿着铁锨跑到我跟前要劈我,我用右手一挡,铁锨砍在我妈胳膊上,当时就出血了,之后邻居把宋某甲的铁锨夺下来,我们都被拉开了。
5、证人姜某证实,2014年8月15日晚,宋某甲报警称我家中养狗扰民,民警来处理后,我对象曲某甲就到门口骂宋某甲,后我们两家人都出来对骂,宋某甲的媳妇、女儿和妯娌一起上来打我,我回头看见宋某甲拿着一把铁锨往我家门口方向跑,我也转身往那边跑,后我看见宋某甲用铁锨的棱向曲某甲劈过去,我婆婆杨某用左手挡了一下,左侧手腕位置流血了。
6、被害人杨某的陈述证实,2014年8月15日晚,我在家听到外面有吆喝声,就到院子外面,看见宋某甲一家与我儿媳妇姜某互相骂,我儿子曲某甲想过去和宋某甲等人打架,被我邻居孙某往后推,后姜某与宋某甲一家互相撕扯在一起,曲某甲站在我身后冲宋某甲骂,我拦着曲某甲,不让他往宋某甲那边去,后我看见宋某甲拿一把铁锨冲着我和曲某甲过来,举起铁锨朝曲某甲砸去,我用手推曲某甲,曲某甲用胳膊挡了一下,宋某甲的铁锨砍在我的左手手腕部,流血了。
7、病历材料证实,杨某于2014年8月15日20时50分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09医院就诊,自诉被人用铁锨打伤左手背,体检见左手背第二、三掌骨基底部有一长约3.5厘米横行伤口,伤口内搏动性出血,伤口远端皮肤感觉减退;经行左手正斜位拍片检查,诊断为左手背切割伤,第二掌骨开放性粉碎性骨折、掌背静脉断裂、食指指伸肌腱断裂、掌背皮神经断裂,予以左手背切割伤清创、第二掌骨骨折克氏针内固定、食指指伸肌腱断裂吻合、掌背静脉断裂吻合、掌背神经断裂吻合术等手术治疗,病情好转出院。
8、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杨某的伤情构成轻伤二级。
9、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宋某甲的身份情况。
上述证据均经原审庭审质证后予以确认。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宋某甲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关于被告人宋某甲所提其没有打伤杨某,以及辩护人所提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宋某甲犯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其行为无罪的辩解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杨某陈述系被宋某甲持铁锨打伤,且证人宋某乙、孙某、曲某甲、姜某亦能证实宋某甲打伤杨某的事实,结合病历记载的杨某的受伤部位,可以认定被告人宋某甲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故对该辩解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关于辩护人提交的证人宋某丙、曲某乙、钟某的证词,其内容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宋某甲有期徒刑九个月。
上诉人宋某甲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原审判决片面采信被害人杨某的陈述,以及证人宋某乙、孙某、曲某甲、姜某等人的证言认定上诉人宋某甲的犯罪事实,而对证人宋某丙、曲某乙、钟某等人的证言不予采信不当,被害人杨某系在与曲某甲抢夺铁锨过程中被误伤左手虎口部位,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改判上诉人宋某甲无罪。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是,上诉人宋某甲故意伤害杨某的犯罪事实,有被害人杨某的陈述,证人宋某乙、孙某、曲某甲、姜某等人的证言予以证实,足以认定;辩护人在一审审理过程中提交的宋某丙等人的证词,经查属自书证明材料,且宋某丙等人系宋某甲的利害关系人,该材料证明效力低,证人王某、宋某丙等人的证词不足以推翻本案事实。综上,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认定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
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宋某甲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关于上诉人宋某甲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审判决片面采信被害人杨某的陈述,以及证人宋某乙、孙某、曲某甲、姜某等人的证言认定上诉人宋某甲的犯罪事实,而对证人宋某丙、曲某乙、钟某等人的证言不予采信不当,被害人杨某系在与曲某甲抢夺铁锨过程中被误伤左手虎口部位,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依据在案证据被害人杨某的病历材料,杨某于2014年8月15日21时许就医时,自述被人用铁锨打伤左手背,检查见其左手背第二、三掌骨基底部有一长约3.5厘米的横行伤口,经行影像学检查诊为左手第二掌骨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后予手术治疗;辩方所称杨某系在抢夺曲某甲铁锨时被误伤左手虎口部位,与该伤情客观记录相悖。上诉人宋某甲当庭供称其于2014年8月15日案发当晚即获知杨某受伤,但其在案发当晚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时,对其与曲某甲持械厮打的具体过程语焉不详,且并未提及杨某受伤一事;同年8月26日,被害人杨某之损伤经鉴定,构成轻伤二级,并于同年9月3日已依法通知宋某甲;同年9月22日,宋某甲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传唤讯问,被问及杨某有无受伤时,其仍称不清楚,对辩方所主张的多名宋某甲亲属亲见杨某系被曲某甲误伤一事亦未提及。上诉人宋某甲之妻邓春杏于同年8月18日到公安机关报称其被曲某甲等人所伤并留有证言,当被问及现场还有谁被伤时,其答称不知道。而案发当晚曲某甲到公安机关作证证实杨某被宋某甲所伤的具体经过;证人孙某、被害人杨某于2014年8月20日先后到公安机关出具证言和陈述,分别陈述了本案案发经过。综观在案证据,被害人杨某的陈述、证人曲某甲和姜某的证言与证人孙某等人的证言、病历及法医学鉴定意见等证据相印证,足以证实上诉人宋某甲故意伤害杨某,并致其轻伤的犯罪事实,而辩方主张曲某甲与宋某甲持铁锨对打、杨某被曲某甲持铁锨误伤的情节,既与证人孙某在本案鉴定意见作出前所作证言未证实曲某甲持械相矛盾,又与宋某甲到案后供述中未提及此情节情理不符,故其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青岛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正确,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吕 燕
代理审判员 李 政
代理审判员 桑自源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张 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