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办公硬件 行业解决方案 客户案例 服务 开放平台 合作伙伴 下载 注册钉钉
使用钉钉扫二维码查看
企业信息查询
肖廷瑞与张樑,胡益策健康权一审一审民事案件用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1-23
    • 案      号: /
    •    
    • 文书类型: 执行案件
    • 审理法院: /
裁判文书正文
重庆市涪陵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涪法民初字第03482号
原告肖廷瑞,女,1979年1月27日出生,住重庆市九龙坡区。
委托代理人石颖,重庆天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樑,男,1974年11月21日出生,住重庆市涪陵区。
被告胡益策,男,1988年8月17日出生,住重庆市涪陵区。
委托代理人余中俊,重庆市涪陵区敦仁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胡国义(系胡益策之父),男,1959年4月5日出生,住重庆市涪陵区。
原告肖廷瑞诉被告张樑、被告胡益策健康权纠纷一案,原告于2016年6月2日诉至本院。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田世明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7月9日和2015年11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石颖,被告张樑和其委托代理人余中俊,被告胡益策的委托代理人余中俊、胡国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肖廷瑞诉称,2015年3月8日21时许,被告张樑儿子患病到原告所在医院就诊。由于抢救危重病人李某某需要,暂时没有医生接诊。原告告知被告等待医生后,即参与对李某某的抢救工作。在原告参与抢救病人过程中,二被告却冲进抢救室打伤了原告。原告受伤后即入住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经过住院治疗后,于2015年4月16日治愈出院。被告打伤原告,给原告造成损失39317.91元,其中,医疗费13162.91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1900元,护理费3040元,交通费1000元,营养费1216元,误工费7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续医费2000元。请求法院判决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损失39317.91元,并在原告工作场所或省级报刊上登报道歉。
被告张樑辩称,被告张樑没有打原告,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此外,纠纷是原告引起,原告是医院值班护士,在被告亲人急需救治时,不但不积极联系医生施救,反而恶语伤害被告,应由原告承担主要责任。
被告胡益策辩称,原告所诉事实不实。纠纷是由原告的过错引起。2015年3月8日21许,被告张樑儿子张某某患病到原告所在科室就诊。因无人接诊,被告张樑便要求作为护士的原告联系医生接诊,原告不仅不联系,反而辱骂被告方。双方发生口角后,原告又推打前来劝阻的被告张樑的母亲,被告胡益策才去阻拦原告,与原告有接触。从纠纷发生经过看,是由于原告不遵医德并先辱骂被告方,后又推打前来劝阻的被告张樑的母亲所致。此外,原告主张的损害也不实。原告提供的诊断报告载明原告之伤是多处软组织挫伤、脑震荡和膝关节损伤。首先,病历记载只有颈部擦伤和腿部淤青,何来多处软组织挫伤。其次,纠纷发生后,原告没有脑震荡症状出现,客观上也没有人打其头部,脑震荡的诊断显然缺乏依据。第三、被告没有打原告的膝关节,原告的膝关节也没有明显外伤,且原告提供的CT报告和X光片、核磁共振均无明确诊断,原告的膝关节损伤的诊断也缺乏依据。请求法院依法公正判决。
经审理查明,原告是重庆市涪陵XX医院护士。2015年3月8日21时29分,被告张樑的儿子张某某患病病到原告所在科室就诊。10余分钟后,被告张樑认为医院没有及时给孩子诊治,冲入原告工作的室内与原告发生了口角,随后被告张樑被母亲推出时。在被告张樑被推出时,原告也跟随出来并轻推了被告张樑的母亲。在巷道中的胡益策见状,便冲上前去踢打了原告,被告张樑亦反身推搡了原告。随即纠纷被劝止。次日12时,原告到所在医院住院治疗。入院时,该院入院体格检查原告颈部有擦伤,右膝关节有大片淤青。经过38的住院治疗,原告于2015年4月16日治愈出院。出院时,该院诊断原告的伤为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脑震荡和膝关节损伤。原告在治疗期间,共用去医疗费13162.91元,其中,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12812.91元,西南医院350元。2016年6月2日,原告诉至本院。
诉讼中,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现场摄影光盘、病历和医疗费收据佐证。质证中,被告对现场摄影光盘反映的事实没有争议,对原告的病历和医疗发票提出了异议,认为原告有明显扩大治疗的情形,且病历中诊断不能成立,并申请了司法鉴定。经被告申请和双方选定,本院先后委托了重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确定病历中原告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脑震荡和膝关节损伤的诊断是否成立。如果成立,与原、被告纠纷的因果关系;原告有无治疗与本次纠纷无关疾病的费用。重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结论是现有材料无法得出科学结论,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以自身技术力量不足为由,未作鉴定结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是二被告是否共同实施了损害原告身体健康权的侵权行为和被告的侵权行为给原告造成的损失的问题。被告张樑认为医院没有及时给孩子诊治,即冲入室内与原告发生了口角纠纷,后又推搡原告。被告胡益策在被告张樑与原告发生纠纷后,也前去前踢打原告。二被告的行为已构成侵权,侵害了原告身体健康权。依法原告有权要求被告赔偿损失和赔礼道歉。对原告主张的损失,原告虽提供了病历、医疗发票和现场录像资料,证明其身体遭受伤害和损失情况,但专业的司法鉴定机构均无法依据原告提供的材料,确认原告被诊断的疾病与外伤有无因果关系,显然,原告对损害后果和损害后果与被告侵权行为的因果关系的证明没有能完成。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明原则,应由原告承担不利法律后果。对原告主张的损失,结合二被告客观实施了推搡和踢打了原告,原告就诊时颈部有擦伤和右膝关节有大片淤青的事实,本院对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按必要检查和必要治疗原则,酌情确定为1500元。原告接受检查和治疗客观会影响工作,但原告没有提供客观误工和减少收入的证据,故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本院不予认可。原告主张的其他损失,因缺乏充分证据佐证其客观、合理性,本院不予认可。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张樑和被告胡益策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肖廷瑞医疗费1500元,二被告间相互承担连带责任。
二、被告张樑和被告胡益策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在原告肖廷瑞工作场所,向原告肖廷瑞赔礼道歉。
三、驳回原告肖廷瑞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82元,减半收取391元,由原告肖廷瑞负担350元,被告张樑和被告胡益策负担41元,二被告间相互承担连带责任。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审判员  田世明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记员  李亚灵